黑森林

【鹤聪】结束之后

P1.

云中鹤宽阔的肩背横在眼前,洪思聪木呆呆的站着,觉着自己后脑勺到尾巴根的毛都一根根炸了起来,作难得直嘬牙花子。
云中鹤伤得重,一双迎风三丈的巨翼如今面目全非,半边翅膀当日被群妖生生撕碎,残破的翅根尖端骨茬支离,跟带血的碎羽纠成一团,黑白掺红,不忍卒睹。不知是痛还是妖力耗尽,他并未将翅膀收起,大概是疗养院的妖没招儿,索性给他的束缚服背后剪了个洞,残破的翅膀就这样毫无生气地耷拉在背上,洪思聪心里麻得忍不住甩了甩毛,也不用避嫌什么的了,转头就吩咐门口的下属去拿药。
这是妖管局政变的第七天,洪队长归民心收失地,肃清遗党重立新规,顺便签了新护照打发了发小白纤楚夫妻双双把家还,效率高得一比,终于平息了躁动的妖心,天下太平。
天下太平的第一件事,洪局长跑到了疗养院。其实也没啥,洪思聪自己跟自己说,我就是想来看看。没哪条说不让进吧?
结果这一看看得他差点从英国短毛猫炸成英国短毛刺猬。

这他妈是下死手啊……

洪思聪喃喃自语,指尖弹出一截锃亮的爪子,小心翼翼地拨了拨黯淡的黑羽。云中鹤仍然静静伏在铁丝床上,无知无觉。

按做事风格分,前云局是毫无疑问的鹰派。猛禽喙凶眼利,雷厉风行,大型掠食动物不是说说而已,嗜血的狠厉刻在基因里,睥睨八方,一个眼神就能震慑全场。而洪思聪呢?连鸽都算不上。

猫派。

英国短毛猫是妖界豪门旺族,族内成员无不粗尾圆爪,大脸萌萌哒,一望而知是养尊处优的料。唯独洪思聪猫乖心野,当小少爷没意思,一头扎到了妖管局一线。刀头舔血的活儿不好干,他却玩得兴致勃勃。魔都三分队一窝母猫母豹子母老虎母猞猁杀气腾腾,领头的却是一只软嘟嘟的英短,画面冲击力十足,委实算是妖管局一道奇景。

跟阴鸷凶残的云局不同,洪思聪天生心软,是人是妖在他眼里都差不多,没那么些不共戴天的民族仇恨,执行某些“政治性”任务时,泰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出格,逮回来就完事儿,从不伤人。

所以洪思聪现在看着云中鹤带着血的翅膀有点扛不住的心虚。他把老鸟从天上扯下来的时候一心只想阻止那支瞄准老袁的箭,完全没注意周围虎视眈眈的逃犯。下一秒他摔得七荤八素地爬起来,云中鹤已经被群妖淹没,眼前只有漫天飞舞的破碎羽毛。洪思聪被凄厉嘶鸣惊得一只猫炸成三倍大,本能地窜上那座妖山,连滚带爬地想把云中鹤刨出来,却被红了眼的妖犯们直接甩上了墙,撞得几乎背过气去。等他硬扛着眼前金星乱迸地爬起来,只看到了白纤楚凶狠一挥,一道黑色的抛物线破窗而出。

——得。洪队长无望地闭了闭眼。老子尽力了,云中鹤你撑着点等搜查队找你吧。

栏杆外的敲门声打断了洪思聪的思绪。转头就见小白猫踩着猫步扭进来,把药盘子往洪思聪手里一塞,恶狠狠地翻了云中鹤一眼。

洪思聪没拦着,低头翻了翻盘子,疑惑地看她:“麻药呢?”

小白猫闻声又恶狠狠地翻了他一眼,小腰一拧掉头就走,把洪思聪一个猫扔在了屋里。

“没有!”

洪思聪:……云中鹤你真是活该。

等到抓住肩膀往自己身边一拖,洪思聪才惊觉云中鹤瘦到了什么地步。猛禽类为了hold住自己动不动十几米的翅膀,向来是筋骨粗壮体格劲韧,变成人类也是一身流畅紧实的肌肉线条,洪思聪自己早年出外勤时也不是没跟那帮小母猫一起偷偷对云局的胸肌流过口水。没办法,抓鸟是猫的本性,抓不着也只能眼馋……可是眼下不过几天功夫,云中鹤瘦得几乎脱了型,一身束缚衣全靠骨架绷着,宽阔的肩膀一把抓上去只觉硌得慌。

洪思聪心里忽隐忽现的内疚顿时又刷新了一层。云中鹤性格孤狠作风跑偏,从前他也没少私下里跟小白偷偷吐槽领导傻逼。但好歹是曾经叱咤风云的角色,虎落平阳他实在看不下去。沉吟片刻,洪局长朝身后抬起手,指尖勾了勾。

……

洪思聪气急败坏地回头:“过来一个!”

奉命躲远的蚊子精医生噌地窜过来。

“云中鹤现在什么情况?”洪思聪顺了口气,不经意地捻了捻手指。筋骨瘦硬的触感还留在指尖,催着他下决心。

“不太好。”蚊医生说话声音轻细,嘤嘤嘤地摇头,“他的躁郁症很严重,我们推测是因为长期的精神压抑和自我控制,毕竟鸟类比你们哺乳动物更容易陷入偏执。”

洪思聪盯着云中鹤身上的手铐和脚镣深深拧起了眉,他知道蚊子精没必要骗他。“所以这些也是?”

医生的眼睛亮晶晶:“躁狂症发作起来很有意思,他会在情绪的极度低落和极度高涨间不断切换,谁也说不清他下一次发作是什么状态,但无论哪种都阻止不了他伤害自己,只能锁起来以防万一。毕竟他的伤还没好,病例难得,要留着好好研究。”

洪思聪:“……”

猫科动物灵敏的感知让他浑身不自在,总觉得好像哪里不对的样子。

“他大概什么时候会恢复?”把手里的药托盘交给医生,洪思聪想看又有点麻爪,啧啧地探头探脑。

“翅膀大概三个月,”医生手法很灵活,洪思聪敢肯定他们之前的置之不理绝对是故意的。“如果他的妖力能得到正确引导的话。”

“——要不然呢?”洪思聪懵逼,什么叫正确引导?

蚊子精医生倒是有耐心,一边拿镊子把伤口附近的碎羽骨片拔干净,一边乐呵呵的解释,“就是不管呗,反正也没用。他的妖力维护精神状态以供研究就可以了,翅膀有啥用。”

洪思聪正看得头皮发麻,一句话在耳朵里打了两个转才反应过来,猛然间仿佛兜头一盆冷水浇下,愣怔地转头看医生:“你们压根就没打算治好他?”

医生比他还懵逼:“局长,您要治好他?”

难怪他总觉得不对劲!束缚衣铁丝网手铐脚镣镇静剂,这不是对病患的态度,这是对实验品的态度!

洪思聪出离愤怒,跟满脸茫然的医生对视了三分钟,一扭头在病房里踱起了圈。

成者王侯败者寇,他不怪医生冷血。云中鹤当初铁腕雷霆,在妖界树敌无数,不上台面的事儿也没少干。而今他身败名裂,说白了换一句活该。远的不提,他手下的小白猫当初被云中鹤一针打回原型关了半个月,现在提起来都还咬牙切齿,那些亲族死在他手下的如今要怎么跟他算?现如今,没谁再把云中鹤当个活妖看了。

现如今,没谁,再把云中鹤当个活妖看了。

皮鞋落在地面没有半丝声响,踱步的身影乍然顿止,妖管局新晋局长回过头,冷静而不失风度地朝病床抬了抬下巴。

“来人,把罪犯带走。”

评论(3)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