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森林

那些背后的时光【二】

香蜜同人,天界背景,写点鸡毛蒜皮的家常事,亲情向。补情节,不洗白,看大猪蹄子养小龙。



荼姚脾气不好,天界人尽皆知。

鸟族是天界数一数二的豪门望族,然而上有鸿鹄,下有燕雀,也是各有品种。百鸟朝凤,凤凰一族数万年来鸟丁寥落,终于寥落到只剩她孤零零一个的地步。
哪知,这硕果仅存的凤凰却是个心极大的。她自幼开蒙时便是鸟族最尊贵的公主,娇纵耀目,万鸟拜服,又是跟天帝三子从小玩到大的交情,可谓顺风顺水,不知愁滋味,活活养出了一副缺根弦的直率性子,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眼里从没个旁人,颇有点招人恨。
彼时天帝有三子,长子廉晁宽厚,次子太微聪慧,皆与荼姚玩在一处,关系极好。三子丹朱年纪尚幼,成日里拖着毛绒绒一捆大尾巴四处奔跑戏耍,常被荼姚吓唬要捉了他来当扫把去净天阶,惊得好好一只红毛小狐狸见了她便落荒而逃。

待到廉晁身陨,太微登基,荼姚便顺理成章嫁入了天界,与太微并肩立于九霄,三十三天龙凤呈祥,万鸟朝拜,盛头一时无两。

只可惜,荼姚公主成了荼姚天后,还是那么个火爆性子,闭嘴时还有几分姿容绝世,一张嘴便往往令人窒息。有时张嘴不算,更有甚者,挽袖子动手也是家常便饭。天帝看重她母族势力,泰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其他人便更是噤若寒蝉,不敢稍有违逆,唯恐天后不顺心意,惹火上身。

因此,便有人悄悄为养在紫方云宫里的皇长子捏了一把汗。好端端的真龙血脉,先是平白流落了几百年,好容易福祸相依,得天庇佑回归天界,却是让天后捡了回来。正正是方出虎穴,又入火坑,着实是倒霉。他母亲显见着不是什么好出身,生他生得又有些见不得光,没娘的小娃落在天后手里,还不知要被怎么揉搓,真真是让人扼腕叹息。

不谈天后,紫方云宫其实是个好地界,地方不偏不倚,气候不冷不热,人也不多不少,刚好拨出七八个,够跟着润玉使唤,此时正忙忙碌碌,在偏殿内收拾打扫。那叫人扼腕的小殿下正立在殿门口,望着流水价送进屋里的东西呆若木鸡。

“母……”小龙晃晃手里牵着的衣角,下意识仰头。

“母,神。”荼姚亦立在一边,领着小龙闲闲看宫人收拾打扫,闻言低头,带着满头珠翠流光溢彩地一晃,“怎么了。”

“……“小龙不过百岁,十分懵懂,这等场面有些突破他的认知,满脸都写着震撼二字,“母神……我以后,就住在这里吗?……我一个人吗?”

“是啊。”荼姚点了点头,扫一眼殿内差不多了,便把人一牵,抬腿迈进了屋。方走两步,手里扑地一沉。荼姚一愣低头,原是天界宫室门槛忒高,小龙叫她一牵一拖,啪嚓便糊在了门槛上,短腿乱蹬。

荼姚忍不住乐,顺手就把他抱了起来,信步走进宫室,指点床铺几案,慢悠悠的教,“这屋子以后就是你的,想睡就睡,想玩就玩。我呢,是你母神,陛下要称父帝,旁人不用管,这两个可别叫错了。有什么想要的,跟他们说。他们要是不听你的,就告诉我。听明白了么?”

小龙喏喏连声,在她怀里不安地动了动。

……有点烫。

荼姚一愣恍然,瞅着近在咫尺的小龙,心里滚过一句遗憾,偏偏是个水系的,真是让她想当做亲生的都费劲儿。

宫人们立在庭外,忽见天后放下小皇子回过身,已是沉了脸。众人不知所以,慌忙下跪认错,转眼间呼啦啦铺了一院子。

荼姚凤眼眯起,扫了一圈,不疾不徐开口,“今日起,大殿下入紫方云宫。大殿下是陛下之子,亦是本座之子。谁敢慢待了他,便是对本座不敬。倘若本座听见有半点闲言碎语,定不轻饶。——听懂了吗?”

众人不敢言语,齐齐下拜,却听殿外笑声朗朗,竟是天帝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恰把天后这杀气腾腾、十足护短的宣言听在耳里,望着她的眼里感慨良多,颇为动容。

荼姚一时怔住。她有多久没看到太微这种诚恳的表情,自己都想不起来了。太微对着她的时候,泰半是在忍让,或者安抚,而真心实意的关怀温情并不太多。她怨他忽视,养着她如同养着一只金丝雀,便愈加暴躁挑事,而太微每每宽宏大量,并不与她计较。可她,宁愿他计较。

二人四目相对,正是各怀心思。小龙不知所以,自她身后小步小步蹭出来,扒着门槛糯糯地叫了一声,“父帝。“又仰头向荼姚,“母神。”


太微从未体会过天伦之乐,一声父帝叫得他三魂震荡七魄动摇,再看荼姚也是差不多一个表情,忍俊不禁,大笑着上前抱起小龙,抛了一抛搂在怀里,对荼姚道,“他年纪还幼了些,独个扔在殿里不免冷清。今夜便与你我同睡可好?”


荼姚露了个笑,伸手抚了抚润玉小脑袋瓜,“自然是好。屋子是给他先备下,却不急着用,总也得习惯了才好。”


太微见她不在意,兴致愈高,抱着孩子一径往她的寝殿去。荼姚望着父子其乐融融的背影,嘴角轻轻扬了扬。


有个孩子的感觉,的确新鲜有趣。


这一步棋,走对了。


只是太微,你莫当我忘了,这孩子是怎么生出来的……